生物動力法近幾年在歐美國家葡萄酒界逐漸蓬勃發展,而台灣似乎也因為前兩年開始興起的Fine Dining文化而開始接觸到更多所謂「有機(Organic Wine)」、「生物動力法葡萄酒(Biodynamic)」、甚至是所謂的「自然酒(Natural Wine)」。如果要更精確的解釋,生物動力葡萄酒與自然酒其實都是屬於有機酒的範疇,而自然酒的釀造必須使用有機法或者生物動力法釀造,所以與純生物動力葡萄酒之間有互相重疊的部分,卻又不是全然相同。

 

到底什麼是生物自然動力法 

簡單來說,與一般的有機農法不同,「有機農法」是主張停止人類對土地繼續破壞,就好比「從這個時間點以後,不要繼續增加傷害」的概念。而「生物動力法」則是主張將所有該區域的生物體視為一個緊密的生態系,我們應該使用天然物質去幫助這片被化學藥劑摧殘過的土地「恢復到被破壞之前的的活力」。之後到了1940年代一位德國自然動力法研究者Maria Thun更近一步將天體運行的概念納入生物動力法,主張月亮等天體會影響植物的生長與發展,若遵循月球的運行來耕種葡萄可以讓作物充分吸收天體精氣,發揮應有的潛能。聽起來很玄,但是如果將這個概念與台灣萬物皆有靈的文化還有農民依照農民曆耕種等等習俗相比較,或許就比較能夠理解了!

生物動力法將田園周遭的生命體都視為一個生態系

對自然界的民俗療法

就像許多文化中都有出現的,有時候我們生病時不一定會立刻去看醫生,而是會使用一些民俗療法來治療。以台灣來說,我們常常就有吃烤橘子止咳、或是用推拿拔罐等方式治療身體病痛。這其實跟生物動力法裡的一些「治療」土地的行為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在生物動力法的信仰中,農民相信為了達到滋養土地、促進植物生長的目的,必須「餵食」土地九種「食物」,有就是biodynamic裡面的BD500-BD508:

BD500 – 將牛糞塞入牛角中,在秋冬時分埋入土裡約6個月,聽說可以增加土壤的腐植質並且促進植物根部的生長。

BD501 – 將石英磨成粉,一樣塞入牛角中,在春夏時節埋入土壤裡6個月,據說可以提升作物枝葉的生長。

BD502 – 在耕作的時候加入西洋歐蓍(ㄕ/shī)草 (Acheillea millefolium),據說這種草裡的硫磺與土中的鉀會相互產生化學反應,提高植物生長力。

BD503 – Chamomile Preparation,也就是洋甘菊製劑。是由德國洋甘菊或母菊洋甘菊製成的濃縮化合物,用以促進土壤中的有機質分解。就像人類很早就開始使用洋甘菊來放鬆身心、安定心神,在生物動力農業中,甘菊能夠有效減少土壤中的氨,分解有機物以穩定氮並增加鈣,從而產生豐富的穩定腐殖質,從而增加土壤的健康性。

BD504 – Stinging Nettle,也被稱為蕁麻製劑。顧名思義,它是由蕁麻製成的。據說蕁麻製劑有強大的治癒能力,在與火星的作用下(對沒錯是火星),可以達到平衡土壤中的礦物質如鎂、硫、鐵等。通常來說擁有過量鐵質的土壤質地會過度堅硬,這會導致土壤空氣循環不良,影響植物生長。BD504製劑可以使土壤質地鬆弛,使養分釋放、分散並被植物吸收。

BD505 – Oak Bark preparation,也稱作橡樹皮製劑,這種製劑可以被當作是一種生長抑製劑,抑或是植物生長的穩定劑。因為這個肥料會特別影響鈣,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自然界中的磷酸鹽。為植物生長帶來平衡與和諧。這種製劑在調節植物過度生長速度上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因為植物過度快速生長其實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它不但會造成植物本身的一些營養失衡,甚至會使其脆弱,讓一些植物傳染病有機可趁。BD505可以在不同的時間使用,但最常用於滿月前後和潮濕天氣期間。

BD506 – 這是一種由蒲公英(Taraxacum officinale)為原料的綜合製劑,提供植物所需的營養和物質。具體來說,它可與二氧化矽和鉀一起使用。如果與BD503和角質粘土一起使用,則非常適合改善水果的大小和外觀。

BD507 – 是一種由纈草(Valeriana Officinalis)為原料的綜合製劑,纈草是一種多年生耐寒開花植物。在生物動力法中,纈草被認為與土星有連結,而纈草植物一直以來都被拿來與光線和溫暖做聯想,這些特性被生物動力法帶入自然體系,用以刺激了微生命,使土壤中的礦物質磷可以被充分利用。這在北半球的土壤中尤其重要,因為北半球通常需要這種物質來提高農業土壤的溫度。不過,在非洲等地當然不需要提高土壤溫度,但是依然需要借助磷酸鹽來促進植物的光合作用,以產生更多的葉綠素,從而生出生機勃勃的綠色葉子。

BD508 – 馬尾草(Equisetum Arvense)製劑,這是一種如「茶」一般的發酵製劑。使用生物動力法的農民們相信這種製劑可以有效抑制月球所帶來的影響,可以調節過強或過弱的月球力量帶來的水元素,白話解釋就是因為月球的運行時其萬有引力在某種程度影響著地球土壤中的水分,較強的萬有引力會導致土壤底層的水被「吸」至表面。假如你的葡萄園中有蟲害,就可以連續三天將這種製劑撒到植物的葉子上,製劑中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矽會融入水分中,不但可以增進陽光吸收,還可以防止黴菌生長。7至10天后,可以再進行一次噴灑。使用這種試劑的最好時機就是當您在夏天發現有黴菌侵染作物,那就可以在秋天將製劑直接應用於土壤,以便土壤在冬季的時候慢慢作用,到了下個季節就可以開始耕種了。

以上的製劑使用方式各有不同,有些要埋在土裡慢慢分解,有些要直接灑於作物的枝葉上,另外,因為性質不同,相關聯的天體運行路徑不同等,使用的時間也會有差異。 想要更深入了解各種製劑的製造方法、作用、或使用時機,可以在這個網站找到。

Bio Wine LabelsPhoto Credit: Wine Folly

品質認證

這些標籤是釀酒師在生物動力學方面努力的一種認可。如果不知道怎麼找這樣的酒,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在酒瓶上尋找這些標誌。其中最著名的「生物動力法」認證是Demeter。為了得到這個認證,釀酒廠必須認真遵循該協會制定的規格。該標籤在53個國家/地區都有存在。它向消費者保證,所有在酒瓶上貼上該標籤的葡萄種植者均應遵循其規定的方法來種植並且釀造葡萄酒。

生物動力法的爭議

對於某些人來說,由於缺乏科學研究和結果的生物動力學是一個神話,而且使用這個方法的釀酒者是在浪費時間。甚至有些生物動力葡萄種植者的做法有時被認為根本不切實際,甚至是有些荒謬的。的確,很多人會不理解為什麼葡萄農會做這麼多感覺無意義的事。就像最前面提到過的農民會使用裝滿石英的牛角,把牛角埋在秋天的秋分點並在春天挖出,以便將其內容物稀釋在水中,透過攪拌器攪拌均勻,然後噴灑在葡萄藤中。但是,有件事我們不能忽略,那就是至少他們不是在使用化學肥料。以目前人類所製造的環境污然程度,或許僅僅是使用有機農法來停止破壞已經不夠。既然如此,何不嘗試看看這個以「還原」為中心思想的「生物自然動力法」?